将本书添加到我的收藏 收藏本书 忽略

第二章 :糟心事

作者:一世长安|发布时间:08-02 17:51|字数:10136

总裁不要一

苏清和从宾馆里跑出来,狼狈的很,拿错了东西,她也不管了,她走在路上。因为现在正是炎夏,她穿着深蓝色的牛仔七分裤,上半身穿着一件简单的白色t恤,下面的脚,穿着一双白色的球鞋,俨然是一副清纯大学生的模样,如果没有人,知道她刚从某个人的床上下来。

夏季,傍晚清凉爽利的风,缓缓地吹过城市的每一处角落,白天的余热还没有散去,汹涌滚滚的热流,铺天盖地,吹向她单薄的身体,稍显凌乱而柔顺的长发,被风卷起,刚刚洗过的还未干的味道,却在里头,苏清和知道自己这是被汗弄湿的,她忍不住想到刚刚那个男人,想到昨天晚上,他们两个人,孤男寡女,又发生了那样的是事情,她很难以为情,头发随着风的脚步,服帖地搭在肩膀上,散发出淡淡的香味,苏清和被一缕头发打中鼻子,她可以确定,自己没有香水,这种奢侈的东西,也没有所谓的女人香味,肯定是,刚刚那个男人在她身上留下的,噫………不知道心情如何感想,苏清和很是奇怪,一个男人喷那么重的香水,居然还沾到他身上了,噫……难不成是有什么隐疾?不会的。

苏清和猜测琢磨的入神,并没有发现,在她的对面,有车,正在飞速冲过来。

一辆银灰色的奔驰,如同闪电一般,飞驰而过,擦过她的右手壁,把她掀倒在地上,扬起阵阵灰尘。

苏清和倒在地上,

“咳咳!”灰尘呛入她的鼻子,引起阵阵咳嗽。

为什么这些所谓的有钱人,撞了人,不道歉?

为什么有钱人就可以开奔驰?而穷人连病都看不起?

世界真的是太不公平!苏清和怨念深重,她咬牙,看着扬尘而去的奔驰,在心里咒骂,狠狠的,恶毒的,仿佛是对待一个仇人一般。

将近了半个小时的发泄,苏清和情绪总算是稳定了下来。

她长舒一口气,抬头看天。

她摇摇头,抱怨完,咒骂完,所有的一切做完以后还是要振作起来的,难道不是吗?,生活没有那么多负能量,是吧?

打倒了,就怕起来,这才是不怕困难的苏清和嘛!

尊贵拉风的奔驰,已经消失在转角处,转角处,还有着它未平息的尘土,提醒着苏清和,它曾经驶过,而且擦过她的身,险些把她弄死。

苏清和从地上,爬起来,身体并没有什么大碍,只是心里受到惊吓,有点难以接受,平缓了情绪。

另一边,顾以晨忍怒,驱车回去,那辆撞到苏清和的奔驰,就是他的。

?!

苏清和如果知道,她一定会对这个臭男人,破口大骂。

居然把她给撞了?!艹!

门口撞开,顾以晨风风火火闯进来,他的脸色,可以说臭的很。

“大哥,恭喜你啊。”顾月看到他回来,脸上幸灾乐祸的表情,还没有守住,她极力掩饰住内心的情感,美丽的脸上扯出一个摄人心魂的微笑,可惜顾以晨不是外面那些精虫上脑的臭男人,他呵呵的在心里冷笑,面上不动声色。

“谢谢。”他作为顾月的名字人上的哥哥,怎么能不礼尚往来?顾以晨嘲弄似的回答,顾月脸色微微一变,很显然,她控制住要打人的欲望。

顾月走到他身边,一脸恶毒,“未来的嫂子要跑了,哥哥就不担心??”

顾以晨冷笑,“能自己跑的东西,说明根本不配拥有我。”

这句话够霸气,站在在一旁的安艳脸上一阵铁青,握住高脚杯的手,都在微微颤抖。

顾以晨看都不看,这栋房子里,其他的人,包括他的所谓父母亲,都是垃圾,逼迫他就范的垃圾!

呵呵………

顾以晨把桌子上的高脚杯,拿起来,对着苏清和敬了酒。

“祝你幸福,安艳小姐。”

安艳脸色有点挂不住,碍于顾以纯在身边,她只好扯出一抹微笑。

“谢谢……你,辰,也祝你早日找到属于你的幸福。”安艳精致的脸上浮现出一丝悲哀,很快却又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绝美的笑容。

“谢谢。”他毫不犹豫地,拿过她手中的酒杯,喝下杯中的烈酒。

“我们还要去招待其他的宾客,先失陪了。”顾以纯笑着说道,随即硬拉着安艳转身离开。

顾以晨脸色不怎么好看,一直很臭,直到出了那个地方,他才拉下脸,把自己真正的情绪表露出来,他一首锤在车门上。

眼里是愤怒,被人背叛的然起来的怒火。

安艳………她竟然,真的,爱上了他的那个大哥?!

顾以晨震惊不已,更多的是,耻辱,哪位所谓大哥,一直都在打压他。

他在公司举步维艰,他原本以为,安艳会支持他,没想到,她一下子就背叛他,投入别人的怀抱。

顾以晨踩下油门,直接奔向公司,不管如何,他都要振作起来,安艳罢了。

一个女人而已,他想要女人,还没有吗?怎么会?他堂堂正正顾氏总裁,怎么会没有女人?!

不……

顾以晨痛苦不已,他只是在用其他借口掩饰,缓解自己的痛苦,罢了。

算了……

自己走的路,自己选择的路,到头来,还是自己一个人走……

天很黑啊……

顾氏今天招了很多新人,秘书把名单放到顾以晨桌子上,就出去了。

他知道,顾以晨这性子,不喜欢被别人左右思想和决定,他就配合性的出去,反正他也知道,结果只会如自己所愿。

顾以晨的性格,很容易摸通透。

顾以晨心情差极了。

秘书没有来烦他,可以说,他很贴心了。

顾以晨根本没有心情,挑选所谓的贴身秘书,所以,他随便抽了张照片,丢到床上。

男秘书按照规定的时间,开门进来,把照片拿走。

下楼去,规规矩矩的把人叫了上来。

将苏清和领进总裁办公室,便一声不啃地退了出去。

苏清和注视着办公桌后的男人,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。

有多长时间没有见过他了?苏清和咬牙切齿,这混蛋!!自从今早的惊吓过后,她就再没见过他。

没想到,这人居然是顾氏总裁呵呵……祝顾氏早点倒闭!有这混蛋在,女员工就没有活着的余地了。

那还不得,被这个人骚扰死?!

她一步步走近他,想要将自己咬牙切齿,都记在脑海里的容貌,记住。一直记住的讨厌容貌,现在近距离的观摩的轮廓,看得更加仔细,苏清和竟然发现这个人,长得有些俊俏?!

不好意思就涌了上来,怒气就没有了,她自认为不是个看颜的人,可是,这个人,给她一种奇怪的感觉,而且,不是身体的,而是心里的,说不出来的感觉,很怪。

他正低着头,翻看着桌上的文件,蝶翼般长长的睫毛,墨黑,有趣,像是镶嵌上去的,挺直的鼻梁,比罗丹手下的雕塑还要精致十分,犀利如刀刃的薄唇无可救药的性感。

“您好,我起来应聘的秘书。”她忍不住轻轻出声道,苏清和放在身侧的手,都快要紧张的出汗了。

说完,她就在心里暗骂了自己一句,本来打算不再理他的,在他做了那么过分的事情之后,但她就是这么没骨气,见到了他就什么都忘了,真是标准的好了伤疤忘了疼!

顾以晨头都懒得抬,继续翻看着文件,冷冷地出声:“东西放下。”

闻言,苏清和把保温饭盒重重地搁在他的办公桌上,一双晶亮的眸子瞪着他,牙齿磨得“咯吱咯吱”响。

哼!在伤害了她之后,一见面竟然就对她这种态度,他当她苏清和是软柿子,可以随便搓扁捏圆的吗?!

哼!是可忍孰不可忍!

结果牙龈都磨痛了,也不见他有任何反应。

她无可奈何地跺跺脚,转身向门口走去。

心口一阵阵疼痛。

楼下,手忙脚乱,乱成一团的男秘书煲了汤给顾以晨送上去,恰好碰到苏清和,红着眼睛,出来,他有些奇怪。

顾以晨

总是下午太阳还没下山便出了门,晚上天黑了才回去,显而易见,这期间,他虽然没有一直在他办公室里,但是也知道,他应该不会,对这个新来的不感兴趣,不应该啊,难道上司变了。

为什么到了这里,她就变得很生气,很容易大怒?是因为顾以晨吗?苏清和啊苏清和,你知不知道,你再不回去,你下个月,就要喝西北风了?!

顾以晨就黑这个脸,连话都懒得说一句?

她苏清和就这么不招他待见吗?

小手才刚触上门把,她就感到身后传来一阵沉郁的压抑感,。

顾以晨原来不知道,什么时候,出现在了她的身后!!

该死的?!

他怎么在这里?

苏清和后退,想要逃离这个人。

一只白皙修长的大掌,穿过了她,按住了大门。

苏清和:“……”

他不让她走……?

苏清和怒然!

可以转身

淡淡清雅的栀子花香萦绕在她的鼻端。

“我有说过你可以走了吗?”

他低沉磁性的嗓音森冷而危险。

她不转身,也不说话。

“说话!”他的声音更加冷硬。

他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了,明明不想见到她,可是,见不到她,他又该死的心烦气躁!

他不回老宅,这个可恶的女人竟然一次也没来找过他!

“你既然那么不想见我,那我就随了你的愿,不出现在你面前啊。”她无所谓地耸耸肩。

她的态度无疑是在火上浇油,他一张俊脸霎时间阴沉的可拍。

可惜,背对着他的苏清和完全没有发觉,“顾以晨大总裁,要是没有别的事,小女子我就要告辞了哦。”

下一秒,她就被身后的人压贴在身前的门上,她还未来得及挣扎,那人就把她的双手反剪在了身后。

苏清和心脏扑通跳个不停,只觉背后一阵燥热。

身后传来一声冷笑,“这么急着走是要去做什么吗你?苏小姐?当我不知道今天早上那个人是谁吗?忘了我们昨天晚上的美好时光了吗?”

眼见着,周围在公司里的人,转过头看着他们两个,苏清和恨不得,要把他嘴巴堵上!

让他永远说不了话,开不了口,吃不了东西。

也永远不能碰女人!哼哼!

他灼热的鼻息拂着她的耳廓,说出的话却是冷到极致,“你跑走是干什么?嗯?你当我是什么人?一句话不说就走,你当我是免费的鸭子,白白给你睡吗?嗯?你说说都做了些什么?”

他的话,让苏清和瞬间炸毛,红了脸,像猴子的屁股,只不过她是被顾以晨给气红的!

苏清和气急败坏,当然不会,好好的回答他的问题,只会违逆。

“我才懒的回答你,你这种人只会问这种无聊透顶的问题!”

苏清和以为他至少是个,富二代,没有他们贫民那种脾气,没想到,真的是分人的,再好的家庭环境,也不可能教育出来,一个真正的绅士!我他有时候真的是不可理喻!

“哦?是不是心虚了?无话可说了吧?”他清新干爽无比的气息,乘着风转移,吹到了她

的 的颈项,用轻轻的气呵散,让她敏感得起了一背的鸡皮疙瘩,“说吧,你怎么找到这里的?”

顾以晨一副吊儿郎当,的样子。苏清和看着就心生厌恶,她最讨厌这样的人,无论这种人,地位,有钱与否。她都讨厌,教养是后天修养出来的,不是从娘胎带出来的,这个人,肯定在家里,没有收到过什么,良好的教育。

顾以晨哪里不知道,她心里在想些什么,呵呵的一个劲在心里冷笑。

好教养他只会,给自己真正重要的人。

这些外人,尤其像她这种不择手段,费尽心思爬他床的女人,他可没有,那么多的心情和耐心,陪她们闹着玩。

突然,苏清和的身子一个颤抖,她感觉到对方的火热的舌舔过她敏感的颈窝。

“难道不是这样吗?”

“我说的不对吗?不是这样子的吗?”他的声音冷的没有一丝温度。

苏清和很想呸他一脸,但是没有那个胆子。

“不……”她刚要开口,顾以晨接下来,他的动作却让苏清和震惊了,痛苦了。

她话还没说完,脖颈上就突然传来锐痛,顾以晨狠狠咬上了,她柔嫩的细嫩的脖子。他咬得很用力,好像是要把她的肉都要咬下一样的用力,毫不留情,让她痛的怀疑自己做错了什么。

“哇啊,你他妈的!顾以晨!你是属狗,还是属蛇的啊,干嘛突然间咬我?都出血了,痛死我了……”苏清和捂着脖子痛呼,嗷嗷直叫。

却在那人接下来的动作下,消了音。

“松开!”

苏清和道。

天啊,他真属狗的啊!咬完还舔?!

苏清和震惊了,怎么会有他真么做的?

居然真的就咬她?

咬完还舔?!

苏清和接受无能,她实在是,不敢相信,这世界上有这样的人,不怕有洁癖吗?细菌吗?被感染了怎么办?

顾以晨拨开她的手,看着她细白的脖子上惊心动魄的齿印,从黑黑的洞里,流出殷红的血,如一种深渊的诱惑,来自魔王的召唤般,吸引着他吸吮着,舍不得放开,引得他忍不住再次低下头,细细吸允那血液。

他听着她的痛呼,吮着她腥甜的血液。心底不由浮起了一种奇异,痛快又快乐怪异的满足感,他承认自己是在寻求发泄,尤其是这个关头,他的未来的妻子,成了大哥的嫂子,哈哈哈……

顾以晨觉得很是讽刺,当初的誓言,都他妈是假的吗?!

一句话,没跟他说,就跟他长兄结了婚,拿他当做笑话,成了顾家全家上下的笑话,永远的笑话。

他实在是不太明白,那个顾以纯就有那么好?直的她背叛他?投向他的怀抱?

苏清和感觉到他炽热的唇瓣,在自己的脖颈上辗转吸吮,她觉得身体一阵奇异的酥麻,说不清楚的感觉,令她恶心又难堪,而且还是在大庭广众之下,她没有脸了吗?还是,觉得她不小心跟他睡了一晚,她就变得很随便了。

她愤怒的想要推开他,可惜被他禁锢了双手,根本动做不了。

“顾以晨,你他妈的!赶紧放开我!”

顾以晨不听她的话,完全没有把她放在眼里。

他却更加的攥紧了她的手腕,另一只手伸到她的胸前,狠狠握上了她的柔软!

这可是公司!!…!

苏清和屈辱的流下泪水!顾以晨还不放开她。

迫于淫贼。没有人看过来,但是苏清和可以感觉到,他们情绪的微妙变化,冷笑,不屑,轻蔑…………各种各样。

顾以晨 灼热的鼻息,喷在她的耳边,他报复地撕咬着她小巧的耳垂,像一头猛兽,饿了很久的饿狼“”

“怎么?不说话了?你昨晚还有今天早上,不是很开心吗?尤其是我这样对你的时候。”

苏清和想要辩驳,顾以晨没有给她这个机会。

他捂住她的嘴巴,让她有话也说不出来。

“不是!不是!我根本就不是那种人,昨晚只是一个意外………!”她想要大声的辩解,可惜,这些话,只能在心里咆哮,她不知道今天的顾以晨发生了什么,也不知道他为什么这么的狂躁,她越是挣扎得更厉害,顾以晨越是想要把她往死里摁。

苏清和想要提醒他,她原本是不认识他的,他们没有任何交集,昨晚只是一个意外而已。

手,终于挣脱开来,可是不待她有任何动作,她又被压在了公司的门上。

苏清和呜呜呜呜呜的哭了出来。

手臂被他拉开,大张着被他的两手紧紧按在门上。

紧接着,她便感觉到了后颈的刺痛。

顾以晨啃咬着她,狠狠吸吻着,像是在泄愤一般。

“顾以晨,你干什么?快放开我!”

身后的男人没有理她,只是继续像一只苏醒了的雄狮般,森林里的恶虎,一处又一处吸食着她后颈细嫩的肌肤。

他的嘴巴 慢慢的下移。紧

接着,她感受到了背后的压力,然后忽然一轻。

苏清和松了一口气,然而,

不待她松口气,只闻“嗤啦”一声的裂帛声。

后背凉飕飕的,她的T恤竟被他从身后撕开,手,又被他禁锢在了门上。

“啊!”她尖叫一声,“顾以晨,这是公司!大庭广众之下!”

身后的男人,低低地冷笑,“你跟他在一起不是很快乐吗?露天都能做,怎么跟我在办公室就不行了?”

露天?他在说什么?

苏清和这时才反应过来,这个人,原来是把她当做了另一个人对待,那个人,一定是背叛了他,所以他今天才这么痛苦,而且,把怒火撒到她身上。

苏清和想明白了,突然就能理解他了。

苏清和还在愣神中,而她的背后,他细密的吻已经落了下来。

轻柔中带着暴戾的吻,缓缓的向下……

他滚烫柔软的唇,技术绝佳,不禁的让她有些情迷意乱,不觉就轻轻低吟出声:“顾以晨……”

“闭嘴!我的名字也是你能叫的吗?你配吗?”他冷冷说着,一口咬在她腰侧的嫩肉上。

艹!!

他真的来真的!这里可是公司!

苏清和怒极。

她力气不大,无法把顾以晨踢开。

“呜……”她痛得拱起了背。

突然,背后的人却没了动静。

苏清和睁开眼睛,发现秘书,也就是顾以晨的男秘书,把他给击晕过去了。

巨大的关门声,把所有人都震了震,吓得低下了头。

男秘书冷漠的桃花眼扫过每一个人,用眼神警告他们,不要多事。

他们低着头,假装不知道,刚刚发生了什么。

苏清和脸色很难看,她可以想到,今后会发生什么,如果她继续在这里工作,但是,她绝对不会的,因为经过今天这一件事,她绝对不可能在这里干活,刚才那一幕一直在她脑中回放,一遍又一遍。

苏清和恨不得杀了他顾以晨这狗东西!

苏清和望着这么多注目礼,咽了咽口水。

之前的天不怕地不怕的决心,在这么多人的目光下,立马就化为了乌有。

可是,没有一个人,是她可以转身去求助的!因为她不认识他们,人家也未必会帮助自己,对方的每一个念头,都是在看她笑话,所以,她异常的恶心,这些人。一帮辣鸡,落进下石的生物。

苏清和冷笑。她

咬了咬牙,她硬着头皮准备迈出一步。

却听身后那些人低低的叫了一声,苏清和忍住没有回头看,她知道,如果自己回头,一定会看到,他们那张嘲讽而又扭曲的脸,令人作呕!

然后,腰上猛地一紧,一只强劲有力的手臂将她捞回了办公室里。

苏清和挣扎,却听男秘书嘘了一声,叫她不要说话的意思,苏清和假装没有听懂,她一直挣扎。

男秘书急了,被她逼急了。

紧接着,他用力,一声巨大的关门声,隔绝了外面的一切。

那些个八卦的人,伸长了脑袋,也在窥探不了半分。

“你他妈的放开我!你不是让我就这样走吗?!把我拉回来干什么?!嫌不够丢人吗?”苏清和被他一手抱着,双脚都离了地,腾空挣扎着。

男秘书面无表情,大力地把她摔至沙发上。

“你不能再多说一句,不然他醒了,可能就会就让你光着出去了!”

苏清和伸出小手,颤抖地指着他,气得不轻,“你…………”

他理都不理她,拿起电话,“Susan,买件上衣,马上送进来。”

,苏清和:“衣服???!”

男秘书点头,冷峻的模样,让她非常想打人。尤其是他这种装逼的………

当她面无表情地把衣服放在衣衫不整的苏清和面前,又一声不吭地退出办公室时,苏清和不禁深深感叹,世界五十强企业的首席秘书,办事效率果然不是一般的高!

“穿上它,离开这里。”他双手插兜,优雅地坐在办公桌上,修长的右腿交叠在左腿上,不带任何感情地开口。

“就在这儿穿呀?”她难为情地望着他,心说这人怎么就完全没有回避呢?

“不然在哪儿?放心,我对你的身体,一点感觉多不会有。”

这人真的是,不说话则以,一说话就能把人给气得个半死哇!

苏清和当着他的面,先套上衣服,再把身上的破布拉出来,狠狠甩在地板上,“不会有最好!走就走,你以为谁稀罕待在你们这破公司,什么都没有!还想强奸女员工!”

苏清和不敢想象,她真的进来之后,会发生什么?

“你说什么?有胆你再说一遍!”她的话,让男秘书,顿时危险地眯起了一双眼,冰冷的声音掩不住怒气,他很生气,是的,他不容许有人这么说自己工作的地方。

虽然,是他们不对,在先。但是,他们总裁有钱,有颜,任性!要不是今天,家族里的那个女人,嫁给了别人,他们总裁会失态到饥不择食吗?

男秘书轻蔑的看了他一眼,表示不屑一顾。

苏清和尊严收到侮辱,她很难堪。

苏清和扬着小巧迷人的下巴,转身就走,在关门的瞬间,才敢小声地嘀嘀咕咕道:“本来就是垃圾公司,简直可笑,还不让人说了吗!”

“什么道理?!”

这个世界,真是不公平,这样的破公司居然会有这样的人。

苏清和从此把依晨有限公司,划入了垃圾的定位上。

从此看到依晨国际的东西,都不会买,而且非常讨厌。

讨厌每一个依晨国际的人。

说着,无视男秘书想要杀人的目光,当着他的面,用尽了她吃奶的力气,全的把门摔的巨响!

震动了所有的依晨国际的员工……

他们在她出来的时候,以注目礼目送她离开,似乎她就像是一个皇后一样。

等她走后,顾以晨才醒过来,男秘书无奈,他疲惫地捏了捏眉心。

今天可真糟糕!接二连三的蠢事,一一发生,还都是影响到公司的。

男秘书不淡定了。

顾以晨环顾四周,没有找到他想要找到的人,他有些生气,冲男秘书大声喊道,:“秘书,那个该死的女人呢?去哪里了?!”

“我要把她抓回来碎尸万段!”

竟然敢敲晕他,还敢睡了他就跑路!

这个该死的女人,真是有惹怒他的本事!要是早知道她诡计多端,性格也这么差劲,当初就该威胁她,把她固定在身边,说不定还能听话一点。

谁知道,她溜的比兔子还要快,都镇不住她。

脑海中那殷红的印记,一闪而过,

顾以晨才被稀释的悲伤,又被挑起,揉开的英眉又蹙起,为什么她要嫁给他大哥………?

顾以晨很不甘心,那股不开心的劲头又爬上来了。

呵呵……女人,女人都特么的是骗子,尤其是漂亮的女人。

安艳你不是喜欢我大哥吗?成!我成全你们,既然你们愿望成双,百年好合,那么他也应该找个伴了不是吗?

来呀,互相伤害啊,谁怕谁?

又不是天底下就她这么一个女人,谁都要为 她拼死拼活的,他为什么放着森林不要,要吊死在她这棵歪脖子树上?

要找谁?

顾以晨想到了,公司里的员工。

可是,他很快就摇了摇头。

这不好,会引起骚乱……尤其是女人。

他想到了一个人,刚刚跑出去,他把她认错成自己喜欢的人的苏清和。

找外面的女人,他有洁癖,但是,这个他上过的就不同,至少,他不讨厌她的身体,而且,又不脏,是良家妇女。

两个人都是第一次,双方都不亏……

顾以晨打定主意……

思绪慢慢的飘回昨晚的那一夜………

那个女人身上,有一块小小的胎记,在肌肤的上方凸起一小块,摸起来凹凸不平,那个地方,他似乎昨晚一直很喜欢,特别偏爱,两人热火朝天的干事的时候,都会被他吻了再吻。

苏清和身上的胎记是微微凸起的,他刚才不小心摸过,那印记和肌肤互为一体,不看的话,根本就不知道那里会有一个心形的印记,昨晚和她裸呈相见是在夜里,两个人都是意乱情迷,他精虫上脑,根本就没有发现。

想起昨天晚上的事情,他只觉得手上滑腻得很,苏清和雪背上的触感。似乎还停留在他掌上,还有她低低的喘息,和她那一声软软绵绵的“老公”。

犹在耳边……还有她甜甜的奶香气息,还弥散在办公室里……

他眼前忽然闪过安艳的脸,扬起拳头,一拳就砸在了办公桌的上面,上好的钢化玻璃竟然就裂开了一道缝……缝隙!

男秘书震惊到目瞪口呆……

心想这个人,又可怕了一分。

妈的!他要不要逃跑?他可不想被他打啊,呜呜呜……

顾以晨打在桌子上的手,只是在懊恼。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该死!只是想到这些他就起了反应,刚才要不是看到她身上的胎记,他绝对会,在这里要了她!

不!就算她也拥有那个胎记,他也不会对她有任何感情!他讨厌她,对!他对她,只有厌恶!

苏清和一步出依晨国际总公司的大楼,就忍不住紧紧抱住自己蹲了下去。

顾以晨,这算什么?,刚刚为什么要对她做那种事,苏清和自己回老宅时,差不多已经是日落时分了。

走过不让车辆通行的花园,穿过七弯八拐的长廊,好不容易才到了华丽壮观的别墅旁边得小区。苏清和忍不住第N次感叹,

有钱人家,真是让人羡慕,光是这一栋房子,就把奋斗一生的人给压了下去。

多少人,辛辛苦苦一生,才能得到这样大的房子啊?

这栋房子,好像平时都没有什么人住的,冷冷清清,像座巨大的坟墓一个样。

平时,就一个老妈妈在门口守着,也没见房子主人,来这里一次。

苏清和看的出神,没有发现,吴妈,也就是守门的老妈妈,一直盯着她看,眼神冷冰。

苏清和吓了一跳,忙转过头,

她再细看,却又什么都没有了,只剩下温柔的笑。

苏清和转过身,拉着自己小区的铁门,闪了个身,就进了房,边走便叹气道:“怎么这么大呢?差距……,也真是的,上帝真是不公平。”

男秘书的话,多少让她心里,有点儿不舒服,但转念一想,肯定是自己多心,都是被顾以晨给气的了!

自己自尊心太重,也怪不得别人,能够侮辱到自己。

自己的家里面没有一个人,就她一个。房子空荡荡的,她是自己一个人出来住的,没有母亲父亲在身边,他们总是逼自己,去相亲。她不喜欢,只好出来自己住了。

摆托了他们,自己果然是自由多了,虽然有些孤单,但是只有自己习惯了,一切都ok!

忽然,有个人在她门口,探头探脑,是个中年妇女。

苏清和觉得自己并不认识她,想到她可能是小偷,有点心里膈应。

她还是礼貌的问:“请问您找谁?”

中年妇女见果真有人在家,浩茫把脑袋缩了回去,眼神也怯了一下。

苏清和心里疑惑,更认定了自己的想法。

她追了出去,

中年妇女不见了。

苏清和:“……”

这块地方,果然是不安全的。

居然,大白天开着门,就有人敢在别人家门口徘徊的!

苏清和冷汗滴滴。

心想,这个月找到工作,交了房租,下个月就搬出去,另找一个地方住。

谁知道,她刚刚关上门,打开电视机,就有人敲开了她的门。

苏清和:“……!!”

“谁?”

没有人回答,苏清和有些害怕,

她壮着胆子,打开门,结果发现,是刚才那个妇女。

苏清和冷眼看着她。

“请问你有什么事?”

这个社会,独身在外,谁都不可以相信,苏清和为了自己安全,只能是半掩着门,一边把把手按住,如果对方图谋不轨,她可以直接关上门。

妇女有些尴尬,的笑了笑。

她吞吞吐吐的开口,似乎难以为情,苏清和不想浪费时间在这里,她还要写简历,所以不耐烦的表情,都写在了脸上。

妇女看着她,突然弯腰道歉,“对不起,打扰你了。”

“没事。”苏清和冷着脸把门关上了。

门关上之后,她听到一个小孩子的声音,稚嫩,清脆。

听到刚才那个妇女,对旁边房间的人道谢。

语气充满了感激。

“没事儿,他不是忙嘛!小宝呢?怎么没见他呀?”一个女声温柔的笑道。

“他啊,今天玩得累了,已经睡下了。”却又听见那妇女温声对那个女声说道,“洛小姐,我煲的汤还有不少,都在锅里热着呢,你晚饭还没吃吧?快坐下来喝点,给你好好补补。儿子,去。快给小洛姐姐盛一碗。”

“哎!”

苏清和听到那孩子,欢快的应了一句,就屁颠屁颠的跑去了,脚步声越来越远,直到她在也听不到。

苏清和有些失落,刚刚应该等那个妇女说完在关门的。

苏清和不禁暗骂自己太过小肚鸡肠了,看那个妇女对那个女生那么好,她居然还怀疑人家。

咬着排骨,苏清和偷偷抬眼,看着天花板,周身充着颓废的气息,人生啊……真特么难过。

室内柔和的灯光,给苏清和本就柔美娴雅的脸上投下淡淡的光晕,长而直的发,乌黑柔亮地披散在身后,可惜,还是条单身狗……哈哈哈哈。

“苏清和啊苏清和,你到底在想什么呢?看着天花板都能够出神。”

“赶紧找工作吧!,不然下个月喝西北风吗?西北风都没有的喝,都特么只是个丑小鸭。还想吃天鹅肉,呸!”苏清和眼前浮现顾以晨的脸,她垂下小脑袋,说不出来的落寞。

依晨国际…………

呵呵……

苏清和发誓,她一定要把那家伙给……给……算了。

苏清和叹气,她是硬不过人家的,顾以晨是依晨国际的总裁啊。

叮咚——

好像有人在摁她家的门铃,苏清和猛地跳起来,她没有听错吧?

竟然又有人敲门,今天是怎么了的?一个接一个的。

苏清和打开门,发现并没有人。

直到一个稚嫩的声音响起,“阿姨,我在这里。”

苏清和低头,看到一个刚好过她膝盖的女孩子。

“……”

莫非就是刚才那个妇女的女儿?苏清和猜测。

“给,阿姨。这是我妈妈让我段给你的。”苏清和:“……”

一世长安 说:

您已读完了所有章节,向您推荐

  • 死亡笔记之瞒天过海

    何立群跟基拉的对决五年后,新的死亡笔记掉落人间,这次他的主人是一名政法学院的毕业的后从事律师工作的陈英博,伶牙俐齿巧舌如簧是他的专长,但是因为年轻经验不足始终一个小律师,屡屡败诉的他见到了死亡笔记。 死亡笔记规则: ⊙在笔记里被写上名字的人就会死。 ⊙如果在写上名字时没有把杀害对象的样貌记在脑里便没有效用。而且同名同姓的人一律不能发挥效用。 ⊙写上名字后,在人类世界的时间单位40秒内写上死因,事情便会依照那样而发生。 ⊙如果没有写上死因的话,一切也当作心脏麻痹。 ⊙在写上死因之后,会再给予6分40秒详细记载死亡状况的时间。

    作者:负二代
    分类:推理灵异

  • 魔绝子

    本座魔绝子,到此觅长生!

    作者:王婆
    分类:异界幻想

  • 登天

    他是魔道之子!   亦是玄门之徒!   一步之倾,遁入魔途。   左手化阴,右手破阳。   集五灵之珠!   收天地之残!   然而所做这一切,不过是为了追查当年的真相!   “若此生平凡不得控,即使被众生唾弃,我亦登天,手掌乾坤,不望众人敬仰,只求苍穹之下,无人阻挡!”——叶无言。

    作者:邻家听雨君
    分类:异界幻想

  • 黄金锁美人

    三生三世,谁是谁的宿命?、 武林盟主VS杀手之王,我不是想要霸道的占据你整个身心。 我只是想知道为什么你站在身边眼中却有他? 缘分萦绕在无名指上,失去了记忆也忘不了你

    作者:她叫我小熊
    分类:女生言情

  • 重生帝宫之九千岁

    星际帝国联邦总统培养出的为联邦出生入死荡平敌人的杀神,冷血无情,一生都在致力于杀人,一生都忠于那个培养她的人,她就是菱悦。 曾被出宫的太监总管看中,然后带入宫中,太监总管将他培养成自己的接班人,也当做儿子看待,将自己的一切传授给他,他的使命是接受太监总管的衣钵,然后效忠皇上,可惜的是,他爱上了不该爱的人…… 王朝皇帝驾崩,凌越疯了……每日沉浸在杀人和折磨人的生活里,疯狂的享乐,疯狂的做出一切惊世骇俗的举动,男女通吃,罔顾一切,天朝九千岁,煞神也,人人得而诛之!!!! 当她变成他,老天开了一个玩笑,想死的人死了,想活的人在拼命生存……

    作者:旒火南神
    分类:异界幻想

  • 心伤

    喜欢一个人只是一瞬间,爱一个人却是一辈子。 喜欢一个人可能是某个瞬间,某一件事情某一个动作,让你眼前一亮产生的好感;爱一个人却是爱他的全部,爱他的一切,无论是他的才华还是野心。 当你的心被伤透的时候,你发现这个世界活下去的意义都不知道,从此变得没心没肺开心就笑悲伤也笑,不知道真正的快乐到底是什么,只知道自己的心已经支离破碎了……

    作者:苏瞳
    分类:现实都市

手机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