将本书添加到我的收藏 收藏本书 忽略

第一章 (3)

作者:月影帝君|发布时间:08-08 23:18|字数:9504

到底玻璃窗外所反映着的我,是活着的自己,还是犹如自己所看到的,不过只是流着血泪的骷髅?

我的思绪真的是愈来愈混乱了!不知道,我这辈子最深爱的你,会否给予我一个真正的答?

"愿明月证明我对你的爱有多深"

这时候,手机那熟悉的铃声再次响起来!还以为是银行方面催促我,却发现原来是一直照顾我的凌姊致电来了。

凌姊是英国过来担任我们家的管家,如今的香港发生重大的事故,她自然会来,并选择留在我身边!

"智晶小姐,提供妳所在位置的资料,好让我来迎接妳。"凌姊的武艺比我还要强超过一百倍!别说是死而复生的恶灵,就是生化兵器什幺的,她也不怕!

我看了看附近的街道,轻声地回答:"在前往黄埔花园的最后一辆巴士上,现在的位置。。。大约在旺角中心的附近的弥敦道上。

"明白!三分钟后到!"挂断了电话后,我继续以哀伤的目光凝视着眼前这个骷髅骨头。

。。。就是它也为着我而流下血泪。。。

这幺悲伤的的我、身为杀人凶手的我,最后该是何去何从?我所知道的是,罪的公价不就是死幺?

我会把因我而逝去的人的名字和样子,永远的亮记在我的脑海中。。。不会忘记。

不知道为什幺,脑海中所浮现的,尽是那个男人的身影。。。是我还忘不了你吗?

没可能的!根本没这个可能性的!

我已经把那些回忆封印在记忆深处。。。也似乎梦到自己的将来!不知不觉间,我在车中睡着了。

也梦到属于自己那悲哀的将来。。。

2018年8月15日 日本国 冲绳岛 疗养院

迪文,我最爱的星野椎菜老师,我们已经分开了一年多了,不知道你还记的我吗?

一年多的时间没有见面,也许这辈子也不会再见面,这种苦苦等待的时间,是会把一个人完全的改变过来,包括对最爱的人的那份深爱和憎恨。

没错,我敢于承认自己仍然是深爱着你!但已经没法子再见面了,所以便学懂把倾注在你身上的情感,逐渐地逐渐地埋藏起来,继而冰封狂心深处。

我再次看到了那个流着血泪的骷髅头。

可惜的是,它依然没有告诉我些什幺。。。

不知道老师你,有没有兴趣知道,我这一年多的时光,是如何在痛苦折磨中渡过的吗?

听起来似乎跟老师你毫无关系,但我只想让你得知,你喜欢可以听,不喜欢可以不看。

一年前,心灵和身体也遭受到严重创伤的我,在逃离香港并跟你失去联络后,便被日本政府所收留。美其名是收留,实际上是监视。

所以,我选择隐居在冲绳本岛的一处可看到大海的疗养院,接受深层次的心理和精神治疗。

在这崖边,每天也听着浪涛声,教我这个已经不能行走的存在而言,是最佳的天然良药。

在这里接近一年的平静生活,我的内心已经平淡了不少,精神方面也进度良好。

但是,我的脚还是没有恢复正常的气力。

无论怎样也康复不了。

这让我知道,自己的人生已经是彻底的完蛋了,再也没有任何继续生存下去的希望。。。

我曾经想过自杀。

然而,苦苦地支撑我活下去的希望,便是跟最爱的你一起时的经历和回忆。。。无论是十五年前或现在,我的心中只有满满的你的身影。。。

我深信着你定会来找我的,也曾试过写了无数的信件。。。结果,苦苦地等待了一年多,依然没有任何消息,别说是致电给我了。

不会怪你的,因为老师你贵人事忙。

悲哀的是,我只能透过电视,才能看到你的访问或者表演,而且南大小姐一直伴在你的身边。

"属于你 我的心有多的痛苦

没法子再传达的思念

谁又会珍惜我们彼此关系

泪水已经 无言地滑落我心房。。。"

今天的南大小姐唱着你所新作的歌,歌名"在你眼中"。对啊,在你的眼中,我算是什幺?

"小姐,不如我们一起去东京吧!"温柔体贴的凌姊如此的建议着说。因为,她明白我的苦。

我却是摇摇头,否定一切的可能性。"没有人喜欢一个身体有缺陷的女人,再者,他已经有她,我的存在只是多余的。"

看着你们彷如金童玉女的表现时,你是否知道我的心到底有多痛啊?有多羡慕啊?

不过,这一切还有人会在乎吗?我甚至不能确定,你说爱的人是我,这个承诺是否还是存在。

或是一切不过是我的一厢情愿。。。

感到绝望透了的我,因承受不了那份被抛弃的痛苦和思念,从而跃下崖底自杀----结果奇迹地只受了脑震荡,现在被隔离治疗。

日复一日,内心已经完全死了的我,就是饭也不吃,只懂以空洞的目光,透过玻璃窗来凝视着,那个一望无际的蔚蓝大海。

我的精神愈来愈差,再也看不到康复的曙光。

医生已经没法子治疗我的病,所以便准备替我申请到瑞士,进行安乐死的进程。

今天便是会知道结果的日子。

"智晶小姐。。。"凌姊紧紧的执着我的双手,尽最后的努力来挽回我的生命。"吃点东西好不好?凌知道妳喜欢日本料理,所以特地跑去学习的,尝试一下味道好不?"

我知道凌是不希望进行什幺安乐死,所以尽一切所能来拯救我。甚至特意跑去学习日本菜料理!这份心意教我真的真的很感动!

"好。。。"我不想拒绝凌姊的好意,也开始想要学习如何生存下去!人,并不止是为了感情而生存的,也要为自己身边重要的人设想。

我不想凌姊担心,也不想。。。你知道后伤心,虽然我不知道你是否还记的我是谁。

2019年11月15日 冲绳岛本岛 疗养院

今天是我的生日,疗养院的院长和院友都为刚康复的我,举行了生日会。

虽然在这里渡日如年,就是星期几什幺的也都不太想起,只是知道最近的天气好像有点寒冷了。

却从没想到,命运的齿轮,会为我和你还没缘尽的缘份,从而为我们再次转动。。。

"智晶小姐,有一位来自东京、自称是高桥将哉的先生,说希望探望妳。"凌姊为我带来了这个,不知道算是好还是坏的消息给我听。

这一年来也不曾有人来探望我,毕竟我的亲人都在那次事故中死去。要是东京的话只有你一人,是迪文你派遣这位先生来见我的吗?

然而。。。

我已经不敢再抱着任何的希望了,因为我害怕啊!害怕希望愈大,愈大的失望会把我摧毁的!

"。。。我不认识他,也不想见任何人。"虽然大约猜想到他会来见我的原因,但,见面又如何呢?

根本是改变不了现实的!

凌姊深知以我的性格定会拒绝,所以笑着说:"客人是来自遥远的东京,不是有句说话吗?有朋自远方来,不亦乐乎?再者,听说他是星野椎菜的好友。"

。。。就是书本也抛了出来啊?

星野椎菜?迪文?抱歉,我早已遗忘了。

没有把我放在心中记挂着的,为何要我记着你?你凭什幺要求我还要去爱你?

况且,每个人都知道你跟南大小姐在交往,那你为什幺还要来找我?而且不是你亲自前来!

胸口不期然地抽痛起来,但最后还是决定见他。

会面安排在一处让我感到安心舒适的小房间内进行,因为担心我的心理负荷不了。

"请问您是智晶。奥菲特小姐吗?"一名能给予别人清新感觉的阳光男性,坐在我的对面,并把一枚卡片递到我的跟前,进行了自我介绍。

"我的名字是高桥将哉,官阶是少尉,同时亦是星野椎菜先生的秘书,请多多指教。"

凌姊替我们准备了两杯绿茶后便离开,顺带的关上门。就算这里是隔音房间,我始终感到不安。

我以空洞没什幺神彩的眼神,上下打量着他。

看着他,却不由自主地忆起你,怎幺办?

我轻轻地摇头说:"这个名字的主人在一年前已不存在了,在公式记录上。所以,称我为扎夫特吧!

始终他是军方的人,也不知道是否政府派来把我灭口的人,所以还是小心应对才行。

并不是不想说太多,而是我是被监视的存在。

身为堂堂疾风骑士的我,真的没想到竟会沦落至此!不过,虽然腿没了力量,但我本身的武艺没有任何的影响!日本国把我视作武器,但又害怕我。

所以,一直把我囚禁在这里。

"智晶,妳不用怕,我不是奉政府或其他组织来伤害妳的,我是奉星野椎菜,也就是迪文的吩咐来探望妳的,完全是私人性质的探访。"

不是政府派来毒杀我吗?我是否该感到高兴?但是,每个人也有原则的,只要他们太过份的话,我不会放弃任何展示我的力量的机会。

我不介意多杀一些强迫我造反的人,而且我会为心中的正义来发声!我已不再是只懂逃避现实的人。

我是奥菲特家的四大元素骑士之一----疾风!

对于很多事情,我也希望可以选择去遗忘的,但是迪文,你会忘记我吗?你知我等你多久了?

已经是一年多的时间了吧?

"为什幺他不亲自来探望我?"我自知这是奢望,但我还是想见到你,就是碰触一下你,已心满意足。

所以说,我还是没资格见你?你派遣高桥少尉来的目的,并不只是"探望"一下而已吧?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,你一定有急事想我帮你。

果然,这世界只有利用与被利用的关系。人与人之间,现实与虚伪之间,无奈地只剩下这种关系。

"他说要给妳最大的惊喜,所以努力地准备着。"

"最大的惊喜"跟"再次见面"的这两大项目。。。我该选哪一个呢?到了最后的,会否还选择相信你呢?

我决定去问一下!也算是确定一下。

"那幺,高桥少尉,您远道而来,不知道找我这个疯女人有什幺重要的事情呢?"唉,在其他人眼中,我不过只是一名神经病的人,但我只是假装而已。

别人笑我太疯癫,我笑他人看不穿。

这就是现在的我,已经不会寻死了。

少尉把两枚金色的卡递到我的跟前,充满阳光气息的笑容,看起来真的很温暖!

"迪文会在下个月的圣诞节时举行告别演唱会,是特别有意义的,所以,他希望您能够抽空出席。"

仿佛知道我的为难之处,少尉依然是把安心的笑容挂在脸上,教人感到放心和暖意。"交通和酒店方面,甚至离开疗养院的事情,已尽数安排完成。"

"这是政府的意思?"我不敢相信地问。毕竟我早已不再相信政府口中所说的"保护",那是变相的软禁。

他把一封是首相亲自签署的文档递到我跟前,我连忙拿起来详阅。。。原来,我真的自由了!

那、那即是说,我能够前往东京过新生活吗!?不用再留在这里接受那什幺见鬼的治疗??

但是,兴奋过后,心却冷静下来了。

为什幺非要去东京不可?京都也不错,至少很多遗迹可以参观!我的人生还很漫长!

我摇头苦笑地问:"为什幺非要去东京呢?我打算移居京都,或者在全国进行旅行。再者,我并不认识星野椎菜老师。"

现在的我没有资格说认识你,所以是故意的。

其实我是有点口是心非的。对于你还记的我,我那颗冰封了的心,还是有着丝丝的感动。当然,挂着面具的我依然是毫无表情。

仿佛早已预料到我会不认人似的,他便自怀中的口袋中,取出一枚年代久远的、并刻有一条西方的巨龙的铁牌,推送到我的跟前。

"迪文说,只要给您看到这个,您便会知道他最挂念的人,依然是您。"

这让我感到极度的愕然!

这、这块铁牌不是在一年的分离前的瞬间,是我亲自交给你的订情信物吗?唉!始终还是否定不了你吗?太执着真的不大好,让过去的便过去吧。

唉!始终逃不过命运的安排!要偿还的始终要偿还,没有人能逃避的了。

"为什幺这一年内也不曾来探望我?要知道我差点死。。。相思的泪水,早已不受控制地滴落在桌子上。并不是想要去计较些什幺,但我不过只是一名死去的人。亡灵,能前往东京吗?

"因为,他说要告诉您听一个天大的好消息。"

到底这是什幺跟什幺?

2018年6月15日香港特别行政区 旺角弥敦道 巴士上

仿佛作了一个很悠久的梦似的,终于我也缓缓地重新张开眼睛。看着玻璃窗外的风景,发现仍然在弥敦道,到底,我睡了多少时间?

。。。怎幺好像睡了一整天般那幺舒适的?看来,我真的是太累了吧?

玻璃窗所倒映着的,依然是那个流着血泪、白森森的骷髅头,仿佛像是我所挂着的面具便是骷髅。

骷髅朝着我泛起阴森的嘲讽笑容,好像有说话想要跟我说似的。尝试阅读口型,却发现它在说的是----

"为什幺像妳这种家伙也可以活下去?"

我看着仍然是在嘲讽着的白骨、看着自己那不像人也不像鬼的脸容,唯一能作的反应便是,赤手空拳地把眼前的窗给打的四分五裂!

"嗄。。。嗄。。。"该死的东西!我这里绝不容许你在说三道四!不然见你一次便催毁你一次!

在把它碎裂的同时,不知道为什幺,竟让我忆起自己的过去经历。。。

一切也是这来历不明的骷髅害的!

如果、如果我是个漂亮且大方得体的女性的话,那幺,十三年前的你便不会因"难以维持异地恋"的这理由而选择跟我分手!也不会抛弃一无所有的我。。。

如果、如果我不曾出现在这个世界的话,父母是不会因我小时候的医疗开支庞大而离婚告终!

果然,我只是一个害人害物的害人精!所存在着的意义是,是一种永远没法子被原谅的罪。。。

要知道,罪的公价乃是死。

我的出生,并不是被所有人去期待和祝福的。

也没有为这个逐渐地破碎的家庭,带来希望。

全都因为当时的祖父说,如果他们能生下男孩子的话,便容许大家回到英国本家生活。。。

得知我是女孩后,渴望男孩的那个人,再也没正面看我,把我当空气或死人般无视。

体弱多病的我,在家中是没法子活下去的,在面临被扔弃到孤儿院前,幸好得到师父的收留,教授我武艺和人格。

这个世界对我好的,除了凌姊,便只有师父。

你?

你在得到我的身体后不久,便提出了分手!你既然不在,那我告诉你一个消息吧!当年的我回到香港时,发现自己怀了你的孩子!

当然,父母曾经问你可有意愿跟我结婚,你只是回复了一句----打掉孩子。

所以,我极度憎恨你和他们!要是哪天,你们死了或变为活死人的话,我一点也不觉的可惜!

还要把你们的头颅斩下来庆祝!

哈哈哈哈!!

我所看到的所谓流血泪的骷髅,也许是我那颗被扭曲了的心灵所产生的幻觉。

你们问我有有没有喜欢的人?

我已经不知道也不相信爱情这回事。

十三年前,当时的我只有十四岁,刚好得到奖学金到日本念一年的日文。在一次下雨天,我偶遇到念大学的你。很快的,我们便交往了。

我们是如此深爱对方,也许下各种承诺,但最后,你却突然失去了踪影,只吩咐朋友通知我,分手的这个消息,就是解释也没有,只留下了一封信。

信中提及你早已厌倦我,也不想要跟我这种女人继续交往,就当一切也不曾发生过。

我的心完全的碎掉了。

毕竟,这些都是十三年前的往事,不提也罢!

血泪,依然沿着骷髅的脸庞滑下,更添哀伤。

我别过脸来,没有再看它。

巴士,依旧以超过八十公里的高速行驶着。

在没什幺车辆的大马路上行驶着。在有惊没险的情况下,来到了旺角弥敦道近信和中心时,我似乎看到一些不像是活人的东西在马路上徘徊着。

我敢肯定它们是怪物而不是所谓的暴徒!

你们看清楚点,这样的它们还算是人类吗?不是没了肩膀,就是身上满是被咬的伤口!甚至肚子被剖开,白花花的肠子也掉了出来,却还在行走。。。

天啊!这些根本不是什幺怪物!而是活死人!!

凌姊呢?她不是说会来幺?

真的是一说曹操他真的来到了!只见她在附近的街道中轻松地跑出来。。。等等!她的身后竟然有二十多只的活死人跟随着!

天啊!这是传说中的拉火车头吗?她做过什事惹毛了这幺多的活死人啊?拉仇恨值也不用拉这幺多!

"智晶小姐!!凌来了!"凌姊在外面大叫着。神色似乎因为我没事而高兴。。。妳先解除它们好不好?

我自巴士的上层缺口处跃到地面,我们所发出的声响,成为了仇恨值,把现场的都吸引过来,总其共三十多只,臭的要命!

"凌姊,搞什幺当了火车头啊?妳这是肉盾吗?"

我以剑贯穿了,想要在凌姊的肩膀留下"咬痕"的活死人的头部,这冲力让它的尸体朝上翻飞!

"凌有点迷路啊,始终香港的街道太复杂了。"

她是一名拥有可怕实力的暗杀者,在一个呼吸之间,只见她跃了起来再回到地面,不用两秒的时间,在场的十只活死人,全都头颅分家----再死一次了。

在我们彼此之间的合作无间下,现场的活死人全都死光光,现场简直是血流成河----虽然尸血不多。

我和凌姊看着对方,一起泛起满足的笑容。

为怕这里的血腥味会把更多的活死人前来,而且我们又不喜欢玩"活死人无双",所以便直接回到巴士上,下层的乘车包括司机叔叔,全都拍掌起来!

凌姊退到我的身后,神色凝重地轻声的跟我说:"小姐,他们。。。全都被感染了病毒?"她用的是日文来跟我说,怕其他人听懂。

"是的。"我简单直接地跟她稍作说明,已经把上层的乘客全都杀掉,只要到达目的地后,会根据他们的意愿,再让其他人安息。

凌姊觉的这方法也不错,便在下层随便找个位置坐下,还有接迎二十分钟的车程,便决定稍为闭眼休息----当然,她是会密切留意车厢内的变化。

"这位面具小姐,我们都快要离开这个世界了,不知道小姐妳相信算命的吗?让在下看看妳的命。"

在乘客中有一位英俊的年轻人这样问我,他的脸色很苍白,似乎快支持不了。

算命先生?不是都年龄很大的人幺?眼前的这位年轻人,只有二十岁左右!不过,古代人也说:人之将死其言也善,那就听听他的说的话也无妨的。

我来到他的跟前,很好奇他会怎样看和说什幺。

算命师只是以他那幽幽的黑色眼睛,看进我的眼睛一会后,便说:"小姐跟一位重要的男性还存在着缘份,就算你们分开千年,甚至相距千里,也会因爱而在一起。所谓千里姻缘一线牵。"

说罢,他便摇摇头,在闭上眼睛休息前,说了最后一句话:"希望大家珍惜彼此得来不易的缘份。。。"

然后他就再也没有醒过来。

缘份吗?我和迪文之间还有缘份可言吗?现在的你不是在日本吗?我对你的恨意这幺深,教我如何去原谅你?谁在乎过我们的孩子?

"两位小姐,待会妳们在红磡码头下车吧!我们基本上是不可能活下去的。。。咳咳咳!!"巴士司机把一口黑色的污血给喷在玻璃窗处,情况看来很心寒!

他虚弱的声音自司机位置处传来,语气中带着强烈的不甘心!这是当然的,他还那幺年轻。

"两位小姐,咳咳。。。真的,这里的乘客全部都被感染了,看情况快要发病的了。。。咳咳咳咳!!"

一切不是犹如政府所说的,不是新型的流感病毒而已吗?有必要弄的全部人也死后复活吗?有必要弄的整个香港也灭亡吗?

看来,我真的是天真的很,竟然选择去相信这个无良的垃圾政府!真的被她害死了!

这跟美国的外星人政策白皮书有什幺分别啊?外星人提供武器技术,美国则要提供自己的国民去做实验体。。。该死的政府!竟然出卖香港人!

到底政府把香港的市民当作是什幺!?这些古怪的病毒到底从何而来?真的没疫苗什幺的吗?解毒剂呢?该死!那地下实验室定出了问题!

"一星期前,政府高官也说是新型流感。"一名中学生,以手背拭去鼻子流出来的愈来愈多的黑色血污。"后来这病毒大规模传染,怪物愈来愈多!最后政府放弃了香港,让我们自生自灭。"

"怎可能会这样。。。"

中学生的话让我们同时感到愤怒和不敢相信!更多的心寒。。。这个政府无能也算了,最重要的是他们出卖了香港市民!还把救人的责任推给解放军那里,你们以为他们是必要前来保护大家的吗!?

那个真的负责任到底的特首和高官们,一方面强调香港是安全的同时,另一方面却逃到海上指挥中心!还不发一兵一卒来救助我们!这不就代表,他们要放弃我们吗??

他们叫我们这些普通人能逃往哪里?还没逃到安全地带的我们,肯定已经被杀了千万次!

真的希望那个海上指挥中心的人已经全灭!就让我们的特首尝试一下,绝望的痛苦是如何!

因为,对于香港残存下来的市民而言,这不是叫赶尽杀绝的话,那又是什幺?见死不救?

这个快灭亡的政府真叫人感到绝望和心寒。。。

"小姐,巴士到站了,我们准我下车吧!"

凌姊那轻柔的声音,把正在沉思的我唤醒。

巴士在撞飞了数只不长眼睛的活死人后,终于也缓缓地驶进设置位于红磡码头的巴士总站。

"小姐,这里的光景很壮观啊!凌最喜欢鲜血和尸体啊!"看到车外的景色,凌的眼睛都亮了!我敢说她的喜好完全像是一个变态,哪有人喜欢它们的!

我敲了她的头一记爆栗,没好气地问她:"既然喜欢的话,弄一具当刺身吃掉?不要那幺变态好吗?"

"小姐的建议真不错!"就是尸体也不放过,我说,妳有多喜欢它们啊?还可以吃掉!

我只是摇头苦笑着。

"好了,两位小姐,已经到了总站了,下车吧!"

司机叔叔好心的提醒我们说。

"那幺,你们有什幺打算呢?"我想偿还这份恩情。

司机无奈地苦笑着告诉我,关于他们最后最终的打算。"我们全都感染了病毒,但不想变为那些怪物,所以,我们决定进行海葬。"

"海葬?"我感到有点惊讶了。水并不能杀死活死人,相反还会存活很久!"你们只会变成海中的亡灵,袭击往来的人而已。"

车内的人全都以不知所措的目光来看着我们,最后,那个中学生跟我们提议,"两位,不知道妳们是否可以杀了我们?活多一分钟或是少一分钟,于我们而言,根本没有实质上的帮助,所以,拜讬妳们了。"

"。。。"瞬间的我陷于沉默当中了。已经把上层的人杀掉了,到底我还要杀死多少平民才可以停手?我不想杀死他们,但除了这方法外,没有拯救的选择。

这时候,凌姊把手轻轻的放在我的肩膀上,柔声地安慰着我,"小姐,有很多事情是现在的我们所不能控制的,只有尽力做好现在,问心无愧就行了。"

我重新张开原是闭上的眼睛,冰冷无情的目光中满是泪水,但,现在不是同情的时候!

在他们还没有来的及作出反应下,我便挥舞着暗影,以紫色的剑气,把下层的乘客全数杀死!

看着所有乘客已被我所杀死,司机便来到我们的跟前,把一张沾染了血污的照片交给我,不好意思地说:"如果可以的话,请替我找相片中的人,她们是我的前妻和女儿,谢谢妳们----"

然后凌姊便把短刀贯穿他的颈部,再拔出来时,失去生命气息的尸体,带着幸福的笑容,除除倒下。

既然他们的最后遗愿是想要海葬的话----

我们离开了巴士,以疾风特有的的强大力量,把沉重的巴士像是绵花般,轻轻地送到海中心。

在瞬间,它便沉下去,再也不见了。

我们,达成了他们的心愿了吧?希望他们安息。

到了最后,我们跟已消失的生命敬以军礼。。。

我们带着沉重的心情,无言地回到总站范围。

为什幺我们会表现的如此沉默?杀了还没变为活死人的人类,难道还要兴奋起来?高兴起来?

我们看着巴士站旁边的空地,这里有着一股浓厚的快要承受不了血腥味,四周也散落着不少属于军人和平民、或是活死人的尸体,还有很多被炸的肢离破碎的人体残肢。

"凌姊,这里到底发生什幺事??"其实不用她告诉我,我也知道这里曾发生过激烈的战斗,但似乎谁也取不了胜利,人类方面似乎伤亡惨重。

凌姊浑身也散发着浓厚的杀意,她紧握着双刃,不断地寻找着隐藏在暗中的那多双的眼睛。"小姐,小心,看来我们之前的响亮的声音,引到某些东西来。"

我把武器换上了以陨石铁来打造的骑士长枪,那种充满了强大的压迫感,快把我们的呼吸也弄的凌乱了,看来,来者并不友善。。。不!它不是人类!

我们紧握着武器,背贴着对方的背,以久经训练的步伐围着圈来移动着,以防止出现视点的死角。

"哼哼,现在的人类怎幺还有这幺厉害的主啊?"

沉重的仿佛大地也震动着的步伐、接近两米的身高、还有手持着一柄超巨大的双手剑的巨人,朝着我们的方向步往。

它浑身散发着强烈的杀意,但凭着它那赤红色的双眼和满是疤痕的脸,还有的是那残酷的笑容。。。

我们全都敢肯定,它是个不怀好意的存在!

"小姐,待会把这东西交给我处理,妳朝着酒店的方向跑往,他在酒店等妳。"凌姊把我护在身后,看她紧握着双刃、看样子她立了决心要保护我!

但我不想她为我而牺牲!我可是她的主人!

"我智晶。奥菲特绝不是贪生怕死之辈!要生存便一起生存!要死也一起死吧!妳是我的随从!"

凌姊转过头来,愤怒的大叫着:"大师!这是我最后的请求!这家伙交给我处理!他在酒店等妳!"

他?到底是哪个他啊!?

"凌姊!我最后给妳的任务是----给我活下去!!"

感觉到凌姊的心意,我不愿意违背她的意愿,只好立即朝着酒店的方向奔往!!

离别的泪水,再次无言地滑下。

"啊。。。呜啊。。。"

三只身穿巴士司机服饰的活死人,正在把一具尸体吃的就是血淋淋的内脏也掉了满地。看着它们那满是尸血的身体时,我没有任何感情。

我没有减轻脚步声,现在我需要杀光它们来平复心情。。。凌姊,我会变的更强!绝不会让妳的牺牲变的白费心机!

它们在发现我这名比较死尸更显美味的活人后,全都朝着我的方向、位置扑过来!

"你们看来真的很饿,既然那幺的讨厌,为什幺却要扔下我自己一人?去酒店做什幺?谁会等我?"

我就这样穿过三只活死人,喃喃自语地朝着酒店正门步往。不用数秒,它们便被腰斩!

身体被上下分离的它们,似乎还没有放弃把我吃掉的欲望,以双手爬到我的跟前,还伸出腐烂的手抓着我的鞋子,张开口想要咬下去!

"。。。"毫无感情的我,只是狠狠的把长枪贯穿了这只活死人的头颅,然后把它的身体给一脚端飞!

附近肯定还有很多只的活死人,为避免不必要的杀戮,我朝着酒店和公司所在的方向,快速步往。

月影帝君 说:

写本小说支持第三方微信、QQ一键登录。喜欢这本《谁在意我流下的泪》记得登陆账号收藏哦,每天还有免费推荐票,小手抖一抖,顺便就转走,推荐给身边的好友一起阅读吧,么么哒!

您已读完了所有章节,向您推荐

  • 死亡笔记之瞒天过海

    何立群跟基拉的对决五年后,新的死亡笔记掉落人间,这次他的主人是一名政法学院的毕业的后从事律师工作的陈英博,伶牙俐齿巧舌如簧是他的专长,但是因为年轻经验不足始终一个小律师,屡屡败诉的他见到了死亡笔记。 死亡笔记规则: ⊙在笔记里被写上名字的人就会死。 ⊙如果在写上名字时没有把杀害对象的样貌记在脑里便没有效用。而且同名同姓的人一律不能发挥效用。 ⊙写上名字后,在人类世界的时间单位40秒内写上死因,事情便会依照那样而发生。 ⊙如果没有写上死因的话,一切也当作心脏麻痹。 ⊙在写上死因之后,会再给予6分40秒详细记载死亡状况的时间。

    作者:负二代
    分类:推理灵异

  • 魔绝子

    本座魔绝子,到此觅长生!

    作者:王婆
    分类:异界幻想

  • 登天

    他是魔道之子!   亦是玄门之徒!   一步之倾,遁入魔途。   左手化阴,右手破阳。   集五灵之珠!   收天地之残!   然而所做这一切,不过是为了追查当年的真相!   “若此生平凡不得控,即使被众生唾弃,我亦登天,手掌乾坤,不望众人敬仰,只求苍穹之下,无人阻挡!”——叶无言。

    作者:邻家听雨君
    分类:异界幻想

  • 黄金锁美人

    三生三世,谁是谁的宿命?、 武林盟主VS杀手之王,我不是想要霸道的占据你整个身心。 我只是想知道为什么你站在身边眼中却有他? 缘分萦绕在无名指上,失去了记忆也忘不了你

    作者:她叫我小熊
    分类:女生言情

  • 重生帝宫之九千岁

    星际帝国联邦总统培养出的为联邦出生入死荡平敌人的杀神,冷血无情,一生都在致力于杀人,一生都忠于那个培养她的人,她就是菱悦。 曾被出宫的太监总管看中,然后带入宫中,太监总管将他培养成自己的接班人,也当做儿子看待,将自己的一切传授给他,他的使命是接受太监总管的衣钵,然后效忠皇上,可惜的是,他爱上了不该爱的人…… 王朝皇帝驾崩,凌越疯了……每日沉浸在杀人和折磨人的生活里,疯狂的享乐,疯狂的做出一切惊世骇俗的举动,男女通吃,罔顾一切,天朝九千岁,煞神也,人人得而诛之!!!! 当她变成他,老天开了一个玩笑,想死的人死了,想活的人在拼命生存……

    作者:旒火南神
    分类:异界幻想

  • 心伤

    喜欢一个人只是一瞬间,爱一个人却是一辈子。 喜欢一个人可能是某个瞬间,某一件事情某一个动作,让你眼前一亮产生的好感;爱一个人却是爱他的全部,爱他的一切,无论是他的才华还是野心。 当你的心被伤透的时候,你发现这个世界活下去的意义都不知道,从此变得没心没肺开心就笑悲伤也笑,不知道真正的快乐到底是什么,只知道自己的心已经支离破碎了……

    作者:苏瞳
    分类:现实都市

手机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