将本书添加到我的收藏 收藏本书 忽略

第126章 人靠交流驴靠啃脖

作者:齐森|发布时间:01-11 08:58|字数:3683

驴处百日亲上亲,人处百日仇加仇。

牛交三年背靠背,人交三年刀对刀。

说的就是人与人交往很复杂,走得太近,亲情变仇人;躲远一点,没有亲情味儿。即使一般百姓、普通朋友,打交道也很重要。要讲究规矩、尊法守礼,弄不好会搞得自己身败名裂、人人唾弃。

这是一个星期六,杨玉齐难得有空在家里陪同妻儿。能和父亲一起过周末,杉杉很高兴,于是提出要去游泳馆玩水。杨玉齐答应他,吃过午饭,他便开车带上母子俩向游泳馆方向驶去。

红红和儿子坐在后座,也许是兴奋的原因,杉杉始终坐不住。他一会站起来,一会又躺下,嘴里还不停地向爸爸妈妈问这问那。两口子正耐心地给儿子解释问题,这时杨玉齐的手机铃声响了。因为开着蓝牙,手机一接通就听见一个女人的声音,甜甜的问道:“玉哥哥,你在哪里呀?我想你了!”

听到这个女人的声音,红红突然愣住了。她没有想到,到现在丈夫还一直瞒着她在外面和其他女人鬼混。

只听杨玉齐说:“蔓蔓,有啥事你说,不要嗲身嗲气,听着让人起鸡皮疙瘩。”

钟蔓蔓这才说:“好吧,玉哥,项总说他和宋总正在酒店谈事,想让你也到酒店来,晚上还要请你一起吃饭。”

“你给他们说一下,我现在正忙呢,走不开,有啥话晚上吃饭再说,好吧!”

“好的,那我给项总讲一下。”

挂断电话,杨玉齐就从镜子里看到妻子坐在座位上,已经开始掉眼泪。他问她:“你咋啦?”

她还是没有回答,他又说:“红红,我的好老婆,你不要误会嘛!”

只见她的眼泪如断线的珠子,哗啦啦往下掉。杉杉见妈妈在掉眼泪,就过去搂住她的脖子,说:“爸爸,你不要惹妈妈生气,你看她都哭了。”

红红抱住儿子,头偏在一面只是在哭。杉杉对她说:“妈妈,你不要哭,好吧,你一哭我也难受,我也想哭。”

说罢,儿子真的开始呜呜地哭出声来。红红便止住自己的眼泪,开始哄儿子。她说:“好的,儿子,妈妈的好儿子,我不哭了,你也不要哭,好吧!”

到了游泳馆,原来说好的三个人都下水,但红红这时的心情很难受,她不愿意下了。杨玉齐对她说:“下去玩一会儿,陪儿子耍水嘛!”

她说:“我不下去,我害怕。”

“还怕啥呢?你以前不是经常来游泳吗?”

“害怕我一不小心,你在水里把我淹死!”

杉杉也说:“妈妈下来,一块玩嘛!”

她说:“好儿子,你们玩,妈妈今天身体不好,害怕水凉。”

杨玉齐知道她在生气,就不再劝她,自己带杉杉到泳池水浅的一头,教儿子戏水玩耍。红红一个人坐在泳池边的躺椅上,面带怒气,愁眉紧锁,心事重重。

回到家里,杉杉也许玩的太累,躺在沙发上睡着了。红红把他抱在小卧室,扶他睡好,便过来坐在客厅。杨玉齐主动解释道:“你不要生气,红红,你听我说,刚才你误会我了,我和那个女人真的没有啥事情。”

妻子怒声道:“哼,能有啥事嘛!谁都知道,你们不就是把各自裤裆里的东西拿出来磨插几下,就完事了。就这么简单,对吧,还能有啥事?”

“我和她没有发生过这种事。”

“有没有谁能知道?干这种事还能有多复杂,裤子一脱、再一穿就完事,谁还能看出来?再说,谁又不是没有干过!你说,咱们两个没有干过?你和其他女人没有干过?”

“凭你怎么说,我身正不怕影子斜,反正没有做出格的事情。”

“看把你说的多好听,你还身正呢、不怕影子斜呢,别人不知道你的底细,我周红红能不了解你?”

“我承认以前确实不好,但自从和你成家以后,我杨某人从来没有做过对不起你的事情。如果你一定要把我想成那样的人,我也没有办法。”

听罢他的这几句话,周红红稍微冷静下来,一是认为他的话不无道理,二是觉得自己太冲动。她想,自己不能就认一个死理,断定他们有关系,为这件没有落实的事夫妻二人翻脸并不合适。想过以后她便回归理智,问道:“那她为什么一开口就那么肉麻地称呼你,又是玉哥哥、又是想你了,这怎么解释?”

他说:“现在年轻女人都那样,她要叫我哥哥,我也没办法,我就认她妹妹。”

“这么说,她是你的干妹妹了?”

“不是干妹妹,是亲妹妹。”

“她在哪个单位,干什么的?”

“在楼兰大酒店上班,是餐饮部经理,名字叫钟蔓蔓,就是皋雄的老婆。”

周红红一听,大感意外,说:“皋雄那怂的媳妇,钟蔓蔓我认识呀,天下竟有这么奇特的事!你何时勾搭上她的?难道就是为了报复,故意勾引她和你上床?”

他耐心解释道:“我没有报复、没有勾引人家,更没有和她上床,就是普通的朋友关系,后来才认的兄妹。”

“你越说我越怀疑、越不放心。”

“我说的都是实话,至于你信不信,那是你的事情。”

说完,杨玉齐从沙发上站起来,他不再和妻子说话,不辞而别,走出家门。红红知道他已经答应晚上的应酬,地点就在楼兰大酒店。一想起这家酒店,项林、宋玉、钟蔓蔓等人很快都出现在她的脑海。凭直觉,她认为杨玉齐正是在那里早已和那个女人拉上了关系,而且今晚很可能又在一起。

尽管丈夫一再声称自己是清白的,和那个女人没有发生关系,但她仍然放心不下,心里总是像绾着一个疙瘩。只要这个疙瘩解不开,她就憋得难受。于是她决定去会一会这个女人,一个女人和一个男人有没有那种事情,不用去深挖,几句话就会暴露无遗。如果丈夫真的背着她有出轨行为,她会让他吃不了兜着走;如果没有,那就是万幸,他怎么都可以。

想好怎么做,周红红把杉杉送到保姆家,直奔楼兰大酒店而来。她找到项林的办公室,见总经理室门开着,但没有人。她正准备给他打电话,见有服务员走过来,对她说项总在三楼招待客人。她想,他一定是和杨玉齐等人在一起,就坐在沙发上给他打电话。服务员给她倒好茶,便出去了。

项林在包厢接到周红红的电话,而且知道她已经在自己的办公室,便猜出她的八九分来意。临走时,他把杨玉齐叫出包厢,告诉他周红红已经在办公室等他,不知是何意图。杨玉齐并不在乎,就让他实话实说,不要隐瞒,他和钟蔓蔓是咋样就咋样。至于她自己想怎么做,就由她去,大不了再离婚嘛!

不一会儿,项林就从三楼上来。他一见周红红,满脸笑容,说:“哎呀,嫂子大驾光临,难得难得,你是我们的贵客呀!”

她说:“你不要给我戴高帽子,什么贵客稀客!”

“嫂子,有什么事咱后面再说,现在先吃饭,我老哥也在这里。走吧,下去一块吃饭!”

“我有要紧的事想问你,就几句话,说完我就走,吃饭就不用了。”

“那好,你说,嫂子。”

“你一定知道杨玉齐和钟蔓蔓之间的关系,对吧!现在我就想了解一下,他们发展到什么程度了!”

听她这么一问,项林心中已有准备,就说杨、钟二人因工作关系,特别是来往接待,早就是好朋友,是那种最纯洁的朋友。他们之间从没有乱七八糟的事情,堪称是男女关系的表率、楷模,值得现在的每一个人学习。他还听说,杨、钟二人互相拜认为亲兄妹,所以就更不可能发生什么龌龊的勾当。

项林的一席话,虽然话说得周红红心情很快平静下来,但她仍然似信非信。她说:“项总,你说的这些也太夸张、太假了吧!把他们说的那么纯洁,我都不敢相信,简直就是当代的柳下惠坐怀不乱的故事,这可能吗?”

项林说:“嫂子,真让你给说对了,杨老哥现在真的是坐怀不乱。我最了解他,也了解钟蔓蔓,他们一个是我多年的老兄,一个是我直接的属下,所以你要相信我的话。”

“你越说我越不相信,那个叫钟蔓蔓的女人她老公那么坏,她还能好到哪里去,打死我也不信!”

“事实如此,你不管咋样去调查,它总归是事实。”

“那个女人现在哪里,在不在你们酒店?”

“在呢,她是餐厅经理,工作也挺不错。”

“那你把她叫来,我要当面问她,行不行?”

“行呀,咋不行,我把她叫来,你们谈。我下去看看,今天有好几拨子客人。”

说着,项林边打电话,边往出走,在三楼楼道正好和钟蔓蔓见面。他向她交代了几句,叮嘱她一定要稳住,不能和周红红顶撞,更不能吵架。她则请他放心,说自己会处理好,绝不会和亲嫂子吵架。

钟蔓蔓来到楼上,走进总经理室,见周红红坐在沙发上。她脸不红心不跳,大方地问候她一声:“嫂子好,你来了!”

周红红并没有起身,径直坐在那里,说:“你先不要叫嫂子,咱们理论清楚再叫也不迟。”

“好吧,周老师,你先说。”

“你和杨玉齐是啥关系?”

“兄妹关系。”

“什么时候称兄道妹了,我咋不知道?”

“说实话,嫂子,时间不长,真实情况我并不隐瞒。最初我是想把玉哥作为我的终身依靠,准备对他以身相许,但玉哥死活不同意,最后只好以亲兄妹相称。”

接着,钟蔓蔓把自己怎样命苦、怎样从四川到楼兰打工等心酸历史叙述一遍,又讲她如何在酒店当服务员、如何和皋雄结婚、认识杨玉齐等经过大概说了一遍。说到伤心处,她声泪俱下,竟然真的感动了周红红。

周红红问她:“钟经理,这么说你也喜欢杨玉齐?”

钟蔓蔓说:“不只是喜欢,我非常爱他,可以说玉哥是我最爱的男人。这种爱是兄妹之间的爱,是一辈子的亲情关系。”

“这么说我就是你的亲嫂子了?”

“你就是我的亲嫂子,不管你愿意不愿意、接受不接受,我都要叫你嫂子。”

话说到这里,周红红完全放下心来,便和钟蔓蔓开始拉起家常话。她二人越说越近,很快摈弃前嫌,竟然成为好朋友。钟蔓蔓趁机对她说:“嫂子,既然你是我一辈子的亲嫂子,现在我有一个小小的请求,不知能不能答应?”

周红红说:“什么请求,你说?”

“玉哥、宋总、项总等朋友,他们都在楼下包厢里吃饭,为了给玉哥一个安慰,同时也让项总等人放心,咱二人现在下去和他们一起干杯,如何?”

“好,咱们现在就去!”

说罢,两人便向楼下走去。

齐森 说:

写本小说支持第三方微信、QQ一键登录。喜欢这本《楼兰烟雨梦》记得登陆账号收藏哦,每天还有免费推荐票,小手抖一抖,顺便就转走,推荐给身边的好友一起阅读吧,么么哒!

点击获取下一章

  • 死亡笔记之瞒天过海

    何立群跟基拉的对决五年后,新的死亡笔记掉落人间,这次他的主人是一名政法学院的毕业的后从事律师工作的陈英博,伶牙俐齿巧舌如簧是他的专长,但是因为年轻经验不足始终一个小律师,屡屡败诉的他见到了死亡笔记。 死亡笔记规则: ⊙在笔记里被写上名字的人就会死。 ⊙如果在写上名字时没有把杀害对象的样貌记在脑里便没有效用。而且同名同姓的人一律不能发挥效用。 ⊙写上名字后,在人类世界的时间单位40秒内写上死因,事情便会依照那样而发生。 ⊙如果没有写上死因的话,一切也当作心脏麻痹。 ⊙在写上死因之后,会再给予6分40秒详细记载死亡状况的时间。

    作者:负二代
    分类:推理灵异

  • 魔绝子

    本座魔绝子,到此觅长生!

    作者:王婆
    分类:异界幻想

  • 登天

    他是魔道之子!   亦是玄门之徒!   一步之倾,遁入魔途。   左手化阴,右手破阳。   集五灵之珠!   收天地之残!   然而所做这一切,不过是为了追查当年的真相!   “若此生平凡不得控,即使被众生唾弃,我亦登天,手掌乾坤,不望众人敬仰,只求苍穹之下,无人阻挡!”——叶无言。

    作者:邻家听雨君
    分类:异界幻想

  • 黄金锁美人

    三生三世,谁是谁的宿命?、 武林盟主VS杀手之王,我不是想要霸道的占据你整个身心。 我只是想知道为什么你站在身边眼中却有他? 缘分萦绕在无名指上,失去了记忆也忘不了你

    作者:她叫我小熊
    分类:女生言情

  • 重生帝宫之九千岁

    星际帝国联邦总统培养出的为联邦出生入死荡平敌人的杀神,冷血无情,一生都在致力于杀人,一生都忠于那个培养她的人,她就是菱悦。 曾被出宫的太监总管看中,然后带入宫中,太监总管将他培养成自己的接班人,也当做儿子看待,将自己的一切传授给他,他的使命是接受太监总管的衣钵,然后效忠皇上,可惜的是,他爱上了不该爱的人…… 王朝皇帝驾崩,凌越疯了……每日沉浸在杀人和折磨人的生活里,疯狂的享乐,疯狂的做出一切惊世骇俗的举动,男女通吃,罔顾一切,天朝九千岁,煞神也,人人得而诛之!!!! 当她变成他,老天开了一个玩笑,想死的人死了,想活的人在拼命生存……

    作者:旒火南神
    分类:异界幻想

  • 心伤

    喜欢一个人只是一瞬间,爱一个人却是一辈子。 喜欢一个人可能是某个瞬间,某一件事情某一个动作,让你眼前一亮产生的好感;爱一个人却是爱他的全部,爱他的一切,无论是他的才华还是野心。 当你的心被伤透的时候,你发现这个世界活下去的意义都不知道,从此变得没心没肺开心就笑悲伤也笑,不知道真正的快乐到底是什么,只知道自己的心已经支离破碎了……

    作者:苏瞳
    分类:现实都市

手机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