将本书添加到我的收藏 收藏本书 忽略

第11章 黄鹤酒楼

作者:Tys|发布时间:01-11 23:24|字数:3168

白亭锦五年多没到白亭伊的住处了,看着这里一切是陌生却又熟悉,茹华是第一次来,好奇地左看看,右看看,只是没有想到一个大皇子的住所居然是个宅子,而不是府邸。

茹华悄悄抓住白亭锦的衣袖晃了晃后松开,狐疑地问道:“你大哥不是皇子吗?怎么住的不是府邸,而是宅子?”

“当年发生了点事情,”白亭锦稍微偏过头,低声回道,“总之你不要提及此事。”

“哦哦。”

走进白亭伊的家宅,就看到两个家丁站在门外,见到他们走过来,稍微弯腰道:“主子。”

随着他们走进宅门,茹华就看到一个影壁,上面砖雕松鹤、花卉等吉祥的图案,穿过垂花门,左右两边各是游廊,直径往前走,踏入了铺满石砖的宽阔大路,东西厢房为两旁,院墙都是挂满爬山虎的藤蔓,中间的路是一座十字口的平桥,桥下面都是水,时不时还有鱼儿又过来,泛起阵阵涟漪,以为他们是来喂食的。

这里就像四河源的布局,北面为正房,南面为倒座,东西两面是厢房,整体贯穿东西南北,各路相同。

白亭伊在前面引路,迈上三石阶,带着他们进入了正房,踏入时就见里面的摆设简单,正前面放着一张梨花木桌,左右两边放着两张梨花木桌并列,两排用木椅隔开,中间挂着白虎下山的一幅画,两边通彻,不知道是通向哪儿的。

白亭伊坐上了中间的位置,高博站在白亭伊的旁边,白亭锦与茹华便入座在右边。

“高博,你有没有问出什么来?”白亭伊稍微侧过身子,闻着高博道。

“主子,出演的人我都盘问过了,都是有名的戏班子,就是普通人,小二与酒楼的老板也没有问题。”高博回想后说道。

“怎么会没有问题?”白亭伊斜看了一眼外面,道:“好端端的出现了个杀手在上面,你确定都没有问题?”

“有一点属下倒是觉得可以,那戏班子说昨日有个新来的,没一会的功夫就不见了,属下猜测那新来的指不定就是偷袭主子的人。”

闻言,白亭伊左手开始用大拇指和食指摩擦,这是他思考方式的习惯,想了一会说:“你先去把无忧找来。”

“主子......”听到白亭伊提及无忧,有些无奈道。

“还不快去?”

“是。”白亭伊的话,高博哪敢不从,只见他拿着剑就急急忙忙离开了。

茹华看着,双手在椅子的扶把上小声地拍打着,说:“这高护卫怎么听到无忧的名字就这么无奈?”

“这是说来话长,前些日子无忧在街上惹了事情,高博去处理的,也不知道哪里惹到无忧了,让无忧找上门来,还在这里住下。”白亭伊想到无忧那天来找高博的情景,就觉得可笑,说道,“现在高博躲着无忧都来不及,我让他去找无忧,就相当于把高博送到虎口。”

“原来如此。”茹华微微噘着嘴,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。

白亭锦看着茹华的表情,问道:“茹华姑娘,你真的听明白我大哥的意思吗?”

这话一听,茹华不乐意了,听起来就像是自己很傻的样子,气道:“嘿,你说这句话是什么意思?”

“没什么意思。”白亭锦听到茹华这么说,摸了摸鼻子后回道。

三人安静地在大堂内等着,就看到高博带着一个男子回来,那男子一袭紫色的身影逐渐出现,走过来时,在阳光的折射下,发出了淡淡的光辉,煞是好看。

茹华被吸引了目光看去,见他不高也不瘦,身形修长,一头长发更是如墨,一半的头发用木杈束起,一半安静地贴在后背上,额头两边留出几缕青丝,一张好看的鹅蛋脸,长眉如鬓,细长双眼,高挺的鼻梁,双唇如粉,一身的紫色长衣,腰间束着一条白色腰带,系上了金色的长穗,右边还挂上了一条配有羊脂白玉的宫绦,一看就是个风流倜傥的才子。

看着那男子,茹华觉得很是惊艳,不由自主地站了起来,围着那男子转了几圈,痴痴地道:“这完全就是美人啊!”

闻言,高博干咳了几声,用眼神示意茹华不要说下去了。

无忧听到茹华的话,不怒反笑道:“姑娘莫不是喜欢上无忧了?”

茹华看着他,原先笑着的脸突然收起来,道:“虽然你很美,但是我还是喜欢我家白亭锦多一些。”说着,茹华直接挽着白亭锦的左手臂,靠着他说道。

无忧见此,只是微微一笑,唇边似乎带着一种深深的无奈,这小妮子,才幻化人形没有多久,就看上一个凡人了。

原来,从刚刚进来的时候,无忧就察觉到了大堂多了同类的味道,暗地里开了天眼,才发现眼前的小姑娘居然是自己的族人,欣喜族人又有人幻化成人之余多了一份担忧,毕竟眼前的小姑娘似乎喜欢身旁的男子。

“无忧公子,”白亭伊起身走下来既不,左后放于后背,右手指着白亭锦道,“这位是我的四弟,白亭锦,这位是茹华姑娘。”

“无忧见过白公子,茹华姑娘。”无忧稍微作揖,点头说道,说着,还若有若无地看了一眼茹华,随后看向白亭伊,问道,“不知道白兄,找我有什么事情吗?”

“哦,是这样的,我想知道无忧公子可有师弟或者师妹?”白亭伊看着无忧,问道。

闻言,无忧不解地看着他,反问道:“为什么会这么问?”

高博在旁,开口道:“今日主子收到了袭击,我们猜测是三皇子派来的杀手,那个人和你一样的武功。”

听到高博这么说,无忧低眉沉思,还有人跟我一样的武功?莫非是他?

“无忧公子?可是想到了什么?”

“说来倒是有这么一个人。”无忧想了想,看他们的样子这件事情应该很重要,决定还是说出来吧,“那人是我在悬崖下遇见的,当时他筋脉受损,奄奄一息,我救了他,也教了他一两个防身的功夫。”

“可都是用银针?”

“银针?这个没有,我当时教他用的是石头防身而已,银针可能是他自己摸索出来的吧。”无忧摇了摇头回道。

“主子,所幸我们收拾东西,进宫吧。”高博在旁开口道。

“嗯,无忧公子,劳烦你先带我四弟还有茹华姑娘先去厢房歇息,我要去修书一封,高博,你随我来。”白亭伊点了点头,与白亭锦两人说完之后,就带着高博离开。

无忧看着他们离开,右手的食指勾住了一缕长发,道:“白公子,茹华姑娘,我带你们去厢房吧。”

“好。”

闻言,无忧吸了一口气呼出,领着他们除了正房,走到中间,左手指着一边:“那是东厢房,白公子就住哪里吧,”右手指着另外一边,“那是西厢房,茹华姑娘住里面吧。”

茹华走到无忧身边,看了看西厢房,又看了看东厢房,道:“我还是住东厢房的好,这样阳光太不会晒到我。”

“茹华姑娘,你放心,这厢房的窗户里面一层是有隔板的,你拉开就可以挡住阳光了。”

“这么厉害?”茹华看着无忧,眼神都是不相信,抓过身子,直径走进西厢房里面。

无忧站在那里,没多久茹华就跑出来,指着厢房说道:“还真的有那玩意,告诉我,那怎么做的?”

“这我可就不知道了。”无忧淡定地看着茹华,说道。

白亭锦走上前,说:“既然如此,茹华姑娘,无忧公子,在下先去歇息,若是我大哥回来,还劳烦告知。”一路走到这里来,他确实有些累了,正好安排了房间,那他好事好好休息,加上着蔑片蛊,不知道何时会发作。

“可以。”

茹华看白亭锦离开,想跟在他的身后,却被无忧一把抓住了长帛,道:“哎,你干什么?”

“白公子去休息,你就不要去打扰了。”无忧松开长帛,一脸认真地说道。

闻言,茹华双手叉腰,吐了吐舌头,说:“你这人怎么这么碍事?”

无忧听到这句话,眉尾一挑,道说:“你不过是修炼七百年的讹狐,在我的眼里,也就是个小孩子。”

听到这句话,茹华诧异地看着他,道:“你、你怎么会?”

“茹华姑娘,我看你才修炼没多久,怎么就跑来人间了?”无忧看着茹华,狐疑地看着她,“你说你喜欢那个凡人,有什么好?”

茹华看着无忧,毕竟不谙世事,笑道:“你都不知道,我跟白公子......”

一看茹华就想要长篇大论,无忧伸出手掌,让茹华先不要开口,道:“到你房间里面说吧,我站得久,腿酸。”说完,无忧自顾自地走进西厢房内,西厢房里其实也没有多少东西,不过就左边一面墙,中间一张桌子四张椅,右边一个门帘,往里面便是睡觉的房间而已。

桌子上的茶具,无忧伸出手,修长的手指触碰到青花茶壶,感到一热才伸回手,幸亏白亭伊叫丫鬟无事就来看看,备些热水在里面。

“你不坐吗?”无忧看着茹华站在满口,一言不发,问道。

茹华一声不响,直接坐在无忧的对面,看着他,问道:“这么说的话你也是讹狐吗?可是我怎么没见过你?”

闻言,无忧看了一眼茹华,眼帘垂下,说:“那不稀奇,我年少离开,你没见过是自然。”

Tys 说:

球订阅球收藏求打赏啊~~

点击获取下一章

  • 涅槃苍穹

    面对已知的威胁,人类能做出有效的防御吗?是御敌于千里之外,展开星际战争,还是在地球上与虫族短兵相接。作为普通人的叶凡该如何面对着人类的浩劫。不断进化,繁衍的虫族是否会彻底毁灭地球上的生物,掠夺一切的资源……

    作者:馒头
    分类:未来幻想

  • 无敌武神系统

    穿越废材,获得金手指无敌武神系统; 拥有别人系统没有的氪金的商店会员; 系统自带无敌属性,秒天秒地秒空气。

    作者:白雨洛
    分类:异界幻想

  • 我做家主的那些年

    我陈九五不想做会早夭的家主,只想做个平凡的人,可惜,我一直都很倒霉! 本文是自述型的,大多数是描述主角内心戏。

    作者:平凡的人类
    分类:异界幻想

  • 黄金锁美人

    三生三世,谁是谁的宿命?、 武林盟主VS杀手之王,我不是想要霸道的占据你整个身心。 我只是想知道为什么你站在身边眼中却有他? 缘分萦绕在无名指上,失去了记忆也忘不了你

    作者:她叫我小熊
    分类:女生言情

  • 不是冤家不聚头

    “你喜欢我?”顾举稍微靠近了一点。 “放,放,放,放,放屁!”江齐结巴了。 顾举抬头想了想,神色凝结:“放了五个响屁也喜欢我?” 平时有着“文静公主”称号的江齐突然踢倒了桌子,吼道:“放你大爷的臭屁!” 一个从渣到光环猪脚的歪理男遇上了一个从高冷到腹黑的洁癖男。 P一:一个男猪真不渣 P二:一个男主真洁癖

    作者:暮久
    分类:纯爱耽美

  • 心伤

    喜欢一个人只是一瞬间,爱一个人却是一辈子。 喜欢一个人可能是某个瞬间,某一件事情某一个动作,让你眼前一亮产生的好感;爱一个人却是爱他的全部,爱他的一切,无论是他的才华还是野心。 当你的心被伤透的时候,你发现这个世界活下去的意义都不知道,从此变得没心没肺开心就笑悲伤也笑,不知道真正的快乐到底是什么,只知道自己的心已经支离破碎了……

    作者:苏瞳
    分类:现实都市

手机版